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不伦恋情 - 妈妈要 高潮了∼∼
妈妈要 高潮了∼∼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httpwww色午夜com日本免费_日本在线无码中文一区免费_年轻人免费观看视频]

地址发布页:

从门口看向房间里面,室内的摆设轮廓跟我印象中上次进来的时候相若,
从门口望向里面,离我最近的是沙发、茶几,再来就到电视跟墙壁了,不过在暗
影中我依稀看见茶几跟电视之间有个黑影在动,这时我已经摸索到门口的电灯开
关了。

  灯亮的瞬间,我看见一个女人披头散髮裸体坐在一张椅子上,身体轻轻的蠕
动,在我看向她的同时,她也朝我望来。天啊!这个女人不是妈妈吗?

  「呜……呜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妈妈口中发出的嘶吼在我们目光交会的瞬间
变得又急切又大声,身体一弓,把胸前的一对巨乳向前挺,头往后仰。这时我才
知道为什幺她只能发出嘶吼声,因为我看见妈妈的嘴里被上了一副口枷。

  妈妈的小嘴因为被口枷塞住不能闭合,大量唾液从口中流出,滴落在下巴再
沿着那对巨乳往下落到大腿和小腿,不停地流到地面,双手反剪用绳子綑绑住,
一对大奶用钓鱼线拴住乳头,而鱼线的另一端各挂上一只钓鱼用的铅锤在上面,
铅锤随着妈妈的奶子不停摇动,枣红色的乳头大概比小指略细,因为充血又被鱼
线束缚住而翘得老高。

  我连忙走过去,没想到这时踩到了我刚刚看见从室外拉进来的空压管,顺着
空压管看过去,我也才知道的妈妈发出嘶吼声的原因。

  管子的末端联结到一具气动锯上面,这具气动锯现在正安装在妈妈坐着的椅
子底下,椅子中间被开了个洞,原本是锯子的部份被套上了一支粗大的按摩棒,
按摩棒正利用气动锯的原理往复的在妈妈的穴里猛烈地进出肆虐,我甚至看到嫂
子的两片阴唇正在高速的震动。

  妈妈的小腿被固定在两端的椅子脚上,用绳子绑住,因为脚无法併拢,无防
备的肉洞就这幺不停遭受按摩棒的攻击,肉洞的蜜汁顺着按摩棒流下滴落地面,
与不远处主人流下的唾液就这幺两边各佔一方,彼此都拥有自己的领地。

  我急忙走过去妈妈身边,蹲下找到了气动锯的开关,把它关掉之后,我解下
了妈妈嘴里的口枷,妈妈的头靠在我的肩上大口喘着气:「林泽玮……林泽玮……把
开关打开……快!快啊!」

  我一阵莫名奇妙,还在犹豫的当下,妈妈又再催促:「林泽玮,妈妈求求你,
快打开!」

  我按下开关,一阵气动工具声又在房间里充斥,只是这回妈妈的叫声已经没
有了口枷的束缚,也正式让我见识到妈妈真正的本性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好爽,好爽啊!林泽玮,妈妈好爽啊!谢谢你让妈妈爽……呜呜
呜……好爽∼∼」

  我在妈妈的叫唤声中默默走到了她的身后,把她手腕上的绳子解了开来,嫂
子的手解放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拉住我的衣服,把我拉到她身前紧紧抱住:「小
威,抱我,快抱紧我,求求你……」

  我站在妈妈身前,轻轻搂住了妈妈的头,让她的脸紧紧地贴在我胸口。妈妈
瞬间沈默了几秒钟,然后又是一阵爆发:「啊啊……要来了,要来了,林泽玮,我
又要高潮了……」

  搂着怀里不断蠕动的妈妈,此时的她已经慢慢平静下来:「林泽玮,可以了,
你帮我把它关掉好吗?谢谢。」

  此时老头也走进了房间,手上拎着一包东西,他顺手放到了桌上,一副猥琐
的打量着妈妈:「陈美玉,怎幺这次这幺快就高潮了?果然啊,被林泽玮看着,你就
比较快来对吧?你这骚货,有了新人忘旧人,年轻力壮的就比较合你胃口?」

  此时我已将妈妈的小腿解除束缚,妈妈一下子整个人软下来,我连忙将她抱
住,把她放在旁边的沙发上让她躺着休息一下。

  「也不过就是拿些钱给她,你有必要这样整妈妈吗?」我开口质问老头。

  「那张手工订製的椅子你觉得我会做吗?那是你李耀祖帮陈美玉做的,我还没加
入之前就有了。阿俊自从身子不行之后,就帮他老婆做了这张椅子,让他老婆发
洩。这张椅子很棒,一开始只是单纯让你妈妈满足,可是慢慢地我们发现,她坐
在椅子上爽的时候,不管有什幺问题问她,她都会老实的交代出来,所以我跟阿
俊决定找你也是这样。」

  「什幺意思?」

  「你这小子,拿陈美玉的内衣裤在他们家浴室打手枪好几次对吧?」

  被王明圳这一问,我真是羞愧得不知怎幺回答,昨天还大义凛然的说要修理
他,现在却被他发现了这幺不堪的事情。

  「不用不好意思了,都是男人,你又年轻气盛,有需要是很正常的。这件事
情是你妈妈跟我还有阿俊说的,因为那些没洗的内衣裤是你妈妈每次特地準备给
你玩的,这些事情都是你妈妈坐椅子的时候被我跟阿俊不经意给问出来的。」

  我望着脸色比刚刚更红的妈妈,涩声道:「妈妈,这是怎幺回事?你怎幺知
道这些事情?」

  「因为你在厕所玩她内衣裤的时候,你妈妈都会去从门缝偷看。」

  「啊?舅舅,问题是妈妈怎幺知道我会做这些事情?」我不知不觉对王明圳
的语气有些好转,妈妈的身份在我心目中也开始慢慢地转换地位了。

  王明圳似笑非笑的对妈妈说:「陈美玉,这让你自己亲口说吧!」

  「臭林泽玮,你有次拿我的内衣还有小裤裤玩弄,不小心把鸡鸡毛留在我的胸
罩上,而且常常你离开我们家以后,我的内衣裤拿起来闻都有鸡鸡的味道还有男
人的汗臭味,不是你还会是谁?」

  妈妈一边说一边用手遮着脸,此时乳头上的钓鱼线早已被她解除,王明圳正
坐在她旁边揉着她的那对巨乳解闷。

  「妈妈,对不起,我不应该这样。」我连忙向妈妈道歉,不过舅舅摆摆手阻
止了我再说下去:「陈美玉,都已经走到这般地步了,你心里的话就自己跟林泽玮说
吧!一直让我帮你说,这样对林泽玮来说也太没说服力了。」

  「林泽玮,妈妈好想你,好喜欢你,想要你紧紧地抱着我,把你的大鸡鸡插到
我的小穴里。看到你拿我的内衣裤在玩弄,妈妈真的好高兴,我的身体林泽玮在惦
记着,林泽玮想我、意淫我。你知道吗?妈妈每次看到你就好想把你给吃掉。」

  这时妈妈已经坐起身子,目光炯炯与我相对:「每次坐在那张椅子上被按摩
棒抽插,我想到的人就是你,如果这根塑胶棒是你的鸡鸡多好啊!如果我坐在这
边,你坐在沙发上看我表演,那该有多羞人啊!偏偏,刚刚就被你看到了。我不
管,你要对人家负责。」

  王明圳打个哈哈道:「林泽玮啊,你妈妈想你很久了,你就好好安慰她吧!我
下去等阿俊,你们慢慢玩吧!」

  王明圳本来说完要出去了,想了想又说道:「你们第一次我不参加,但总得
留个纪念品。」说完从桌上的塑胶袋中拿出一个肛塞,拉过椅子,用手指刮下了
按摩棒上的浆液,再细心的涂抹在肛塞上,接着把大嫂的腿给拉开,用手指在菊
花口轻轻的也涂抹上一层浆液,再来把肛塞抵住菊花口研磨了几圈,就一口气把
十几公分的肛塞给缓缓的一推到底。

  「嘶∼∼好涨啊!」大嫂娇喘一声,就把这根肛塞给纳入菊花,老头见状起
身就离开:「你大嫂很期待这一天,你要好好『干』啊!」

  关上了门,我打量着大嫂,刚刚大嫂的表白让我知道了她的内心,也让我有
点飘飘然,原来有女人在暗恋自己啊!

  「你怎幺老盯着人家看?」大嫂作势轻拍了我一下,她也知道接下来要做她
自己已经期待很久的事情,所以也不着急了,跟我打趣了起来。

  「我在看我的好大嫂啊!怎幺看起来这幺可口好吃的样子。」我一边看一边
说,一只手搂住她,一只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身子:「大嫂,你的奶子真的好大,
要怎幺吃才会这幺大啊?你是属乳牛的吗?我只有在A片里看过那幺大的奶子,
好厉害。」

  「臭林泽玮,你不喜欢妈妈的奶子吗?」

  我顺势倾下身子,叼住了一只自己期待已久的大奶子,另一只也托在我的手
中轻轻把玩着,触感沈甸甸的,感觉好像水球一样。

  就在我叼住妈妈的奶子,并开始吸的时候,突然口腔中有一股液体流出,并
窜出了一股奶香味,同时把玩另一只奶子的手也有湿润的感觉传来。妈妈怎幺会
有奶水?

  「妈妈,这……」

  「舅舅透过渠道去跟人买催乳针,帮我打了,我现在只要身体一有慾望,胸
部就会分泌奶水,刚刚是因为奶头被束缚住所以没有流出来。林泽玮,你先把衣服
脱掉,不然衣服会弄湿。」

  我站起身子脱了上衣,妈妈也帮我解开了皮带褪下长裤。她并不马上脱下我
的内裤,只是用双手在裤裆外围抚摸,好像在测量轮廓的感觉,揉了好一会儿,
才慢慢把内裤脱下

  妈妈一脸惊喜地望着我一柱擎天又一跳一跳的肉棒,用手比出6的手势靠近
测量了一下,又不死心,轻轻的将肉棒握住,只见被握住的肉棒除了龟头还空出
一小截。妈妈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叹:「哇!好大喔!比阿俊还有舅舅的还要大好
多。」

  「妈妈喜欢吗?」

  「好棒,那幺大,我好喜欢。」

  妈妈好像得到了新玩具的小朋友一样,不停地把玩我的肉棒,有时一只手托
住阴囊,一只手很轻柔的套弄肉棒;有时把整根肉棒贴在脸颊上,不停地用手摩
娑;不然就是一直用鼻子不停地闻肉棒,从龟头开始慢慢闻,鼻尖轻贴着肉棒不
停往下闻到根部,又再往回闻上龟头,这样的刺激搞到我的鸡巴膨胀得好像快爆
开了。

  「好浓的男人味,鸡鸡的味道好重,还有股尿骚味。」

  妈妈抽了抽鼻子,说出这样的话,让我很紧张:「妈妈,对不起,我刚刚下
班还没洗澡。」

  妈妈却一脸不在意的媚笑说:「我就喜欢这味道,跟你留在我内衣上的味道
一模一样。你拿我的内衣玩鸡鸡,我也拿你玩过的内衣边闻边玩小穴。你是坏孩
子,我是坏妈妈。」说完就一口含住了我的龟头

  好舒服!这就是口交的感觉吗?跟打手枪完全不一样。妈妈一只手轻托住我
的阴囊,一只手握住棒身,小嘴先把龟头给含住吸紧,然后舌头就凑了过来在龟
头上打转。一开始舌头慢慢地在龟头上绕来绕去,似乎是在安排行走路径,绕了
大概两三分钟之后,大概是熟门熟路了,舌头开始不停高速旋转。

  「妈妈,这样好舒服∼∼」

  妈妈「啵」一声鬆开了嘴,抹了抹嘴角的唾液,伸手从桌上的塑胶袋里拿出
了一瓶啤酒,露出了极尽妩媚的笑容道:「林泽玮,妈妈想要吃啤酒鸡了,你要忍
住喔!嘻嘻……」说罢便拉开啤酒盖,往嘴中送了一口,然后小嘴又裹住了我的
龟头,好冰!

  妈妈双手像刚刚一样,一手托阴囊,一手握棒身,只是这回将阴囊不停地把
玩,我的两颗睪丸感觉有点像是古装剧里人家在玩的铁蛋一样,转来转去的,另
一只握着棒身的手也开始上下时快时慢的不停套弄。

  这还不打紧,妈妈的腮帮子开始一鼓一缩,一鼓一缩,从龟头那边传来一种
好怪异的感觉,又冰又麻,有点刺刺的感觉,让我很想叫停但是又捨不得。不过
没几下这种感觉就消退了,我在猜测是因为啤酒消气了。

  「林泽玮不错喔∼∼竟然有忍住,妈妈要继续了喔!」

  妈妈把嚥在口中的啤酒吞下,说出这一句,随即又换了一口新的啤酒含了上
来。这一次她双手的目标换成我的乳头,两只手各捏弄我的一只乳头,招式很单
纯,就是拇指还有食指捏住,然后轻轻的左右来回旋转。

  我已经被弄得全身是火,不过很快的啤酒又没气了。

  「嘻嘻,你舅舅每次第一轮就顶不住,林泽玮真厉害。」妈妈说罢又很快的补
上一口啤酒。一轮又一轮,我则被妈妈弄得欲仙欲死,幸好每轮中间都有几秒钟
停顿,不然我应该也撑不了多久。

  就在妈妈变换姿势,一手搓捏我的乳头,一手套弄肉棒中,我达到了顶点:
「妈妈,我要受不了了,我要射了……」

  妈妈依旧不发一语,卖力地鼓动双颊,努力製造更多的啤酒泡沫刺激我的龟
头,嘴唇仍旧是温柔却不移的裹住我的龟头,只是双手的动作变得更快了。

  「啊……妈妈,我要射出来了!」我下意识想把鸡巴从妈妈嘴中抽出,看是
射在桌上还是地上,等等再擦拭。没料到妈妈大概知道我的想法,在我爆发时就
搂住我的腰,不让我离开。

  一阵快意直冲我的脑海,我从没体验过除了打手抢以外,射精居然可以有这
幺强烈的快感,顺手就把妈妈的头紧紧按住,一泡精液全灌到了妈妈的嘴里,嫂
子也将我的精液和着啤酒一起嚥了下去。

  此时妈妈还是搂着我没有放开,许久之后,鸡巴因为射完精开始慢慢软化,
妈妈应该也是感觉到鸡巴软了,才鬆开了嘴:「林泽玮,舒服吗?」

  「妈妈,好舒服啊!我都不知道跟女人做是那幺舒服的事情,我还以为A片
里都是演的。」

  「嘻嘻,这幺说林泽玮还是处男了?那妈妈不就赚到了。」

  「那是啊,我有两只手,所以有两个女朋友啊!」跟妈妈的关係因为这样,
瞬间变得亲密无比,我也大胆的跟她说笑起来。

  「林泽玮,在妈妈面前,你内心可以放开一些,我想要你对我更好一点。」

  「妈妈,李耀祖会生我们的气吗?」

  「傻小子,你李耀祖早就希望你跟我好了。我压抑了那幺久,他也很希望我能
得到生理上的抒发,可偏偏谁不找却去找王明圳,差点没把我气死,还好现在有
你来补偿我。」

  「舅舅又怎样惹你生气了?你们昨天不是还……」

  「那死老头,每次说到抠、舔、吸、弄怎幺玩都很行,要他插进来,哼!每
次都早洩,搞得我每次都要去坐椅子洩火。不怕你笑话妈妈,妈妈对行房真的很
渴望,我渴望有个自己喜欢的男人紧紧地抱着我,把我的双腿分开,掏出鸡巴刺
进来用力地撞击我。」

  妈妈看到我的鸡巴已经软下,就顺手把肛塞也拔了出来。我一看到肛塞从妈妈的菊花拔出来,鸡巴又慢慢硬了起来,妈妈看到又笑了起来:「年轻果然是本
钱啊,妈妈很期待你抱我呢!」说完话的妈妈躺在沙发上,把两脚张开来:「好
林泽玮,帮妈妈舔舔吧!」

  我立刻蹲下身子仔细一看,妈妈的毛都剃光了,百分百是王明圳干的好事,
整组屄像个大白馒头,中间有两片深红色的木耳,可能是因为刚刚坐椅子被高速
抽插的关係,现在两片嫩肉都是无力的外翻,呈现盛开状态。

  「妈妈的穴很漂亮呢,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?」

  「我的小老公,你试试不就知道了?」妈妈眉角含春,连老公的称谓都出来
了。

  「我是小老公,那李耀祖跟舅舅呢?」

  「他们一个是老公,一个是老老公啦!我的小老公,快来嘛∼∼」

  我先在口腔中含些口水,然后伸出舌头将唾液涂抹在妈妈的屄上,然后就开
始舔了。根据妈妈刚刚给我的灵感,我依样画葫芦,一只手将手指插进了妈妈的
小穴中,来回轻轻抽动,一只手则用食指跟中指呈猜拳的剪刀手势,把屄掰得更
开以方便我的舌头舔舐阴蒂。

  「林泽玮,这样好……这样好舒服啊!我就知道你不会让妈妈失望。」

  面对妈妈的称讚,我不发一语,继续用手还有舌头服侍妈妈,因为我记取刚
刚的经验,可以的话就尽量不要让妈妈有中断休息的时间,这样才能更快地把嫂
子送上高潮。果不其然,在我换姿势,将双手攀上妈妈那对巨乳没多久,随着乳
汁的挤压喷射,妈妈也被我送上了高潮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好林泽玮,我要高潮了,你妈妈要被你舔到高潮了……啊……
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面对着高潮的妈妈,我的鸡巴早已怒立待命许久,按照刚刚妈妈的期望,我
将妈妈的双脚一擡,鸡巴轻轻在洞穴外头沾了一些浆液,再利用两片外翻的阴唇
当作抹布,将龟头充份擦拭,并轻轻的研磨早已经勃起许久尚未消肿的阴蒂,还
没插入,妈妈又被我弄得气喘吁吁。

  「林泽玮老公,快进来,别这样折磨妈妈啦!我已经期待好久了,快抱紧我,
用力地撞击我。」

  我见妈妈如此,只觉心中一股快意油然而生,龟头从阴蒂往下偏移个几度,
一口气猛力地插到了底,只觉整根肉棒好像泡在一股温水中,但是整根棒身又被
软肉给紧紧包覆住,跟刚刚妈妈的口交又是不同的感觉,好像一个走中山高,一
个走二高,路线不同,可终点都是通往一个爽字。

  「啊……好深,好烫,跟坐椅子不一样啊……好爽……林泽玮,快啊……再来
啊……」

  感觉到妈妈的洞穴内部润滑良好不会乾涩,我再也不客气,整根肉棒慢慢加
速退出插入的动作,虽然动作不快,可是因为抽插幅度几乎是整根鸡巴的长度,
妈妈貌似非常喜欢这种感觉,很快地,妈妈被我插入后的第一次高潮就来了。

  「要来了……林泽玮,我要高潮了,妈妈要被你干到高潮了∼∼」

  我还是一样不疾不徐将肉棒缓缓拔出再大力送入肉洞,等妈妈第一波高潮结
束,我瞬间将抽送的距离降低,但是抽送的频率加速到我的体能极限。臀肉的撞
击声浪瞬间不绝于耳,妈妈的一对大奶也开始乱甩,奶汁一滴又一滴的从木瓜般
的大奶子里自然溢出。

  「啪啪啪……啪啪啪……啪啪啪……啪啪啪……啪啪啪……啪啪啪……」

  「啊!@#$爽%※&*好※&**($@@……」妈妈被我这招干得方寸
大乱,一时胡言乱语起来,我猜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幺。过没多久,妈妈对
这招也稍稍适应了我才听懂她的话语:「啊……啊……干得好,林泽玮老公干得真
好!加油啊……喔喔喔……」

  过后我再抽插了约百来下,在妈妈紧紧地包着我鸡巴之肉洞中射出了我人生
中的第一发内射……            
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